威斯尼斯人老品牌官网

威斯尼斯人老品牌官网:新华网:老黄牛的调解“艺术”——追记温州市永嘉县信访局局长金亦山

新华网 2021-05-20 15:43:29

5月1日,金亦山下葬第七天,他的妻子要度过第一个没有他的节日。虽然往年的每一个假期,金亦山也不一定都有时间陪伴妻子,但没有他的节日里,家里和心里都空落落的。

群众自发送来挽联。付光旭摄

金亦山是温州永嘉县委办副主任、信访局局长,4月20日因病抢救无效离世,年仅48岁。从入院发现病情到离世,短短8天时间,亲人、朋友、同事都难以接受。4月25日,金亦山在老家永嘉县岩头镇出殡,数百名群众自发前往送别,上千条挽联在公墓前飘扬。

金亦山生前照片。永嘉县委宣传部供图

走遍906个村

练就独特的调解“艺术”

“你们到底管不管事,我还能不能重新审批宅基地?”2020年12月,永嘉县桥头镇吴某某怒气冲冲地来到信访室质问。

金亦山赶紧站起来倒上热茶,笑脸相迎。“来来来,今天变天了,快暖暖身子。”当天,金亦山耐心地听吴某某讲完诉求,随后反复讲政策说情理,细心做思想工作,安抚好吴某某的情绪。

第二天金亦山主动约访吴某某,经过一下午锲而不舍地疏导解释,吴某某逐渐解开了思想“疙瘩”。“虽然没有满足我的全部诉求,但我的怨气和郁闷算是消了。”吴某某说。

金亦山(左一)生前了解群众诉求。永嘉县委宣传部供图

这就是金亦山的调解“艺术”之一——以真心待群众。作为永嘉县信访局的“一把手”,金亦山是做群众工作的行家。“这几年下来,很多信访群众都与金局长成为了朋友。”金亦山的同事陈琪说。

郑阿婆是金亦山“老朋友”,由于宅基地纠纷,郑阿婆从2009年开始信访。金亦山接过这个信访积案后,多次到郑阿婆家里了解事情原委,2018年12月,化解了这一积案。郑阿婆知道金亦山喜欢吃麦饼,每次到县城总要带几个自己亲手做的麦饼送给金亦山。

金亦山的调解“艺术”之二——让贤人、能人当“桥梁”。

在一起邻里纠纷引发的信访案件中,同事们用尽办法也调解不下来。金亦山“另辟蹊径”找到了一个想买房的朋友,将其中一位信访群众的房子买了下来,对立的矛盾就顺其自然化解了。“金局总能出人意料地找到当事人认可的贤人、能人一起帮忙做工作。”同事王京奖对金亦山的调解“艺术”十分佩服。

金亦山生前主持信访工作会议。永嘉县委宣传部供图

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,金亦山还在信访室任职时就走遍了永嘉县当时的906个行政村,深入了解村民诉求,也因此认识不少人,对他的调解工作起到了重要作用。每走一个村,他都会在自己的“永嘉地图”上做一个标记,时不时拿出来翻一下,看看哪个村还没走到过(2019年,永嘉县开展全县村(社区)规模优化调整工作,调整后为454个村、87个社区)。

“老黄牛”有牛脾气

医生破例让他在ICU病房用手机

金亦山倒下的那刻,亲友都猝不及防。但实际上,他的病情早有征兆。妻子说,从去年开始就发现丈夫老是腰疼,俩人都以为是太辛苦,体虚了,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加重了。因为不曾多想,所以迟迟没有去医院全面检查。“工作也忙,没事的,不要紧!”

金亦山办公室内的药品。永嘉县委宣传部供图

就是这样,一拖再拖。4月12日,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后,金亦山已是面色苍白,起不了身。于是表哥徐真友架着他去了温医大附一院就诊。检查结果:结肠恶性肿瘤,癌细胞已扩散至全身……

金亦山当晚被送进重症监护室。

“明天还有个会议,很重要。”因为ICU病房不能带手机,无法时刻关注工作动态。金亦山恳求妻子把他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,但是医生不同意。“没有手机,看不到工作群的消息,他情绪波动很大,最终医生只好破例让他有限度地用一下手机。”妻子说。

4月20日,金亦山入院的第8天,虚弱的他还要求拿手机回复工作消息,手指无力地在屏幕上断断续续地划着,由于停顿时间过长,试了好几次也写不出一个完整的字。

几个小时后,他在昏迷中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金亦山48岁,属牛。家人说他最喜欢的动物是牛,家里摆件也以牛为主;同事说,他做起事情来,像一头不知疲惫的老黄牛。

送别金亦山最后一程。朱建波摄

永嘉县位于浙江省东南部山区,地广人多,社情民情相对复杂,信访工作量也相应较大。三年来,金亦山接访约访重点人员600余人,参与研判化解历史积案260余件,一大批历史积案在他任内得到化解,永嘉县连续三年获评全省“无信访积案县”,促成平安永嘉实现“十二连创”,从省里捧回平安金鼎。

金亦山去世后,浙江省委常委、温州市委书记陈伟俊批示:金亦山同志为民情怀质朴、具体事迹感人,是当前党史学习教育中的鲜活教材;温州市委副书记、市长姚高员批示:金亦山同志把生命献给了自己钟爱的政法信访事业,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,用生命诠释了“两个分量”精神。

4月29日,为传承和践行信访为民的履职担当,永嘉县信访系统举行用生命诠释“两个分量”精神——金亦山同志先进事迹学习会。同事王京奖回忆帮金亦山打膏药的场景。“一撩起衣服,从肩到腰,背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,红的、紫的,新的、旧的,全是结痂。”

“还打吗?”王京奖问。

“打吧!不然受不了。”金亦山答。

(徐乐静 胡炎桢 潘益风)

温州新闻网全媒体矩阵

本文转自:温州网 66wz.com

N 编辑:诸葛之伊责任编辑:叶双莲
拜尔口腔医院
威斯尼斯人老品牌官网-官网入口